作文网
当前位置:首页 >话题作文 >散文作文 > 正文
文章正文

一篇关于碗的散文

话题作文 >散文作文 > :一篇关于碗的散文是由永宁作文网(www.ynsdkj.com.cn)为您精心收集,如果觉得好,请把这篇文章复制到您的博客或告诉您的朋友,以下是一篇关于碗的散文的正文:

第一篇:《买碗...(最近很火的一篇文章)》

买碗...(最近很火的一篇文章)

一个年轻人去买碗,来到店里他顺手拿起一只碗,然后依次与其它碗轻轻碰击,碗与碗之间相碰时立即发出沉闷、浑浊的声响,他失望地摇摇头。然后去试下一只碗„„他几乎挑遍了店里所有的碗,竟然没有一只满意的,就连老板捧出的自认为是店里碗中精品也被他摇着头失望地放回去了。

老板很是纳闷,问他老是拿手中的这只碗去碰别的碗是什么意思?

他得意地告诉老板,这是一位长者告诉他的挑碗的诀窍,当一只碗与另一只碗轻轻碰撞时,发出清脆、悦耳声响的,一定是只好碗。

老板恍然大悟,拿起一只碗递给他,笑着说:“小伙子,你拿这只碗去试试,保管你能挑中自己心仪的碗。”

他半信半疑地依言行事。奇怪!他手里拿着的每一只碗都在轻轻地碰撞下发出清脆的声响,他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惊问其详。

老板笑着说,道理很简单,你刚才拿来试碗的那只碗本身就是一只次品,你用它试碗那声音必然浑浊。你想得到一只好碗,首先要保证自己拿的那只也是只好碗„„

就像一只碗与另一只碗的碰撞一样,一颗心与另一颗心的碰撞,需要付出真诚才能发出清脆悦耳的响声。自己带着猜忌、怀疑甚至戒备之心与人相处,就难免得到别人的猜忌与怀疑。一篇关于碗的散文

其实每个人都可能成为自己生命中的“贵人”,前提条件是你应该与人为善。 你付出了真诚就会得到相应的信任,你献出爱心就会得到尊重。

反之,你对别人虚伪、猜忌甚至嫉恨,别人给你的也只能是一堵厚厚的墙和一颗冷漠的心。

每个人的生命里都有一只碗,碗里盛着善良、信任、宽容、真诚,也盛着虚伪、狭隘、猜忌、自私„„请剔除碗里的杂质,然后微笑着迎接另一只碗的碰撞,并发出你们清脆、爽朗的笑声吧! 做最好的自己,才能碰撞出最好的别人!

第二篇:《一篇散文》

我愿做春天的平行线一篇关于碗的散文

一簇簇的明黄,一抹抹的葱绿,一缕缕的桃红,春天仿佛昨天还是寒意料峭,今天就开始变得暖意融融,面对这般明媚、美好的一切,心中却突然有了怅然的感觉,忍不住的想要漠视这一切。只是,一树树的花开,一朵朵的鲜妍,一层层的馨香,我又有怎样大的毅力才能将其忽略,不心生向往呢?

一直都说要出去走走,却总是由于种种琐事而不能成行,想着春天这迫不及待的繁盛,一种担忧忍不住的从心底漫开,不是我患得患失,而是事实如此,天长地久的美丽,只会在文字间驻留,屏幕上显现,而生活,确是一个凡俗的过程,风花雪月的柔暖又怎能抵得过尘世的烟火,任何细枝末梢的净雅终究会被时光流逝湮没。一篇关于碗的散文

如果说任何美景都无法和记忆争宠,那么我愿将一切都定格在春意正浓之时。 我喜欢用“温文尔雅”来形容我记忆里的春跳一跳外挂意,没有早一步,没有晚一步,万古洪荒之中,在我满心期待找寻她的时候,她正面对微笑的走来,带给我满满的喜悦。

我喜欢用“轻舞飞扬”来舒展我想象中的春天,一丝一缕,尽是让人沉迷的风情,一张一弛,皆是让人欣赏的气度,一颦一笑,袅袅的是让人亲切的气场。

当然我更喜欢用“清新俊逸”来勾画我的春天,无声无息中带有丝丝温润,桃红新绿中却透着几许质朴,任尘世烟火伴着飞花点翠的浪漫娉娉婷婷,让尘世的繁复在燕草如碧丝间蔓延„„

记忆里的春天,总是那么温润自然,淡淡的,却又让人感到无尽的春意,如一杯清茶,清纯雅致,历久弥香。而眼前的春天,竟是如此的浓烈炽热,如此的撼动心扉,一不留神间就能牵扯出太多的妙曼,蛊惑着我的眼眸,让我孜孜不倦地想象,让我马不停蹄的追逐,让我在顾影自怜间哀叹„„

美好的总是短暂的,即便这自然界的馈赠,这风暖丽日的春天亦是如此:来的迅疾走的匆忙,如风一般稍一疏忽便会离散。

遇见和别离,只在一个闪念;美丽与哀愁,也只是一个转身的距离。

如果可以,我愿做春天的平行线,远远地和她相望,看她,由春寒料峭变得暖意融融,由一片荒芜步入春草萋萋„„

第三篇:《散文:打碗碗花》

散文:打碗碗花 作者:李天芳

打碗碗花

小的时候,离我家门前不远,有条水渠。这水渠从哪里来,往哪里去,我都说不清了。只记得顺着水渠走去,穿过一堵破旧的土城墙,就可以望见碧绿的麦田,斑驳的菜地,以及呆呆地卧在那里的村子了。

最使人难忘的是水渠边那块荒地。不知哪个朝代留下的石人石马,怪模怪样地站立在荒地上。因为无法耕种,它便成了小草和野花的世界,也成为附近的孩子们的宝地。在我的记忆中,这宝地上的野花,总是灿烂,红、黄、蓝、紫,竞赛似的一茬接一茬,仿佛终年不断——除非小渠结冰了,雪花淹没了大地。

有一次外婆牵着我从水渠上经过。老远地就望见草地上新冒出来的野花开得一片粉白,走到近处,才看清那花儿生得十分异样,粉中透红的花瓣连在一起,形成一个浅浅的小碗,那“碗”底上还滚动着夜里的露珠。多么新奇、多么有趣的花儿!我挣脱外婆的手,蹦跳着去摘那些花。不想外婆却急忙扯住我,连声不迭地说:

“不敢,不敢,那是打碗碗花„„”

好怪的花名呀,我第一次听到它。

“谁折它,它就叫谁打破饭碗。”

我被唬住了。花里头有好看、不怎样好看的;鲜亮的、不怎样鲜亮的,我可从来没听说有让人专门打破饭碗的。我将信将疑地看着外婆,她脸上的神色是严肃的、郑重其事的,并且絮絮叨叨地说起来,谁家的孩子打破了一只老碗,谁家的孩子打破了一只花盘,全都因为这打碗碗花„„她千叮嘱万叮嘱,让我当心,再也不要碰这打碗碗花了。

又有一次,一伙女孩在草地上耍亲亲家。几个大点的女伴,要我作她们的“娃娃”,着意地打扮我,七手八脚地往我的头上插花。我站渠边一照,水中间映出满头是花的我„„那一色的黄绒绒的小花,蝴蝶似地在我的头发上悠悠颤动。我大约以为那样很美,玩过之后也舍不得取掉,洋洋得意地顶着一跳一跳外挂头的黄花回家去了。

走进家门,外婆大惊失色。她一边吼喊,一边扭动着小脚朝我跑来:“天爷爷呀,你不想要头发了,咋敢把这秃子花戴一头„„”

待我弄清,这种叫秃子花的花蕊如果落在头发上,头发就要脱落,变成一个秃头的时候,我的惊惧比听到打碗花大过十倍。谁家的姑娘不珍爱自己的头发?何况是我——大人们常常

嘲谑地议论我,眼睛如何地小,鼻子如何地塌,脸又如何地像个柿子杷杷。只有一头乌黑发亮的头发,倒是经常惹人夸奖。假若连这头发也脱光了,那我还有什么可宝贵的呢?我急得差点哭出来,外婆一边麻利地拔掉我头上的花,一边把那些花朝树上的喜鹊扔去,咒语般地喃喃说:

“叫喜鹊戴花去,叫喜鹊脱成一个光秃秃去„„

过了一些时候,外祖母的警告和由此产生的不安,逐渐地淡漠起来,而好奇心却强烈地鼓动我,想要看看打碗碗花究竟怎么个打碗?秃子花究竟怎么个秃头?难道它真会使人手中的碗叭地一声落在地上,打得粉碎吗?难道它真会使人满头黑发一根根地脱掉,变成一个秃和尚吗?

吃饭的时候,我把一束打碗花藏在布衫底下端起碗,一声不吭地嚼着饭。我紧张极了,真担心手中的碗会像变戏法那样骤然打碎。但一顿饭吃毕,那碗却安然无恙,丝毫也没有要破的意思。我又用同样的办法得知,秃子花也并不伤害人的头发——这个重大的发现,使我小小的心如释重负,我再也不肯听信外婆关于打碗花、秃子花的话了。倘若她再要提起,我便自信不疑地回答:

“打碗花——不打碗,秃子花——不秃头!”一篇关于碗的散文

但我始终不能明白,人们何以要把这样一些丑恶的名字加给它们,须知那原是一些美丽的、可爱的花朵呀!

我的母亲常常为之叹息,她因为无法照看我,不得不把我丢在乡下,让外祖母作了我童年的启蒙教师,因而把许多诸如打碗花、秃子花之类古老的、带着迷信色彩的观念灌输给我。我被早早地送进了学校。念书了,自然没有许多功夫再到渠边和宝地上去。随着年龄的增长,关于打碗花、秃子花的事,也像黎明前的星辰,渐渐地隐没了。但有时候,一些完全不相干的事,却常常触动儿时的记忆,使它突然蹦出来,变得十分鲜明。

有一天,我捧着一本书看,看得入神了,忘记吃饭。母亲走过来,拿过我的书,她瞥见那书皮上的名字,顿时脸色都变了,惊恐万状地说:

“你怎么还读这样的书?”

这是什么样的书,我并不完全清楚。只记得第二天的报纸上,赫然刺目的大字批判这本书和作者,以及别的书和作者。在“四害”横行的日子里,这样的文字充斥了所有的出版物,让人看后,背透冷汗。

图书馆开始了大检查,凡属这样的书,都捡出来,扔进火堆里去了。母亲千叮嘱万叮嘱,让我当心,再不敢贸然地乱读这些书了。她的焦急和不安,一如当年外祖母看见我手摘打

碗花、头戴秃子花一样,仿佛这书里每一个字都含着毒汁,一碰它就会使我浑身肿起来。

但是我忘不了那些书,它们是那样吸引我,打动我。尽管大火毁去这些书的大部分,但仍然在青少年中暗暗流传。每当这种时候,不知怎的,我会猛然地想起打碗花、秃子花来。难道这些书籍的命运也和这两种野花是一样的吗?

我因为胡乱地读书,也胡乱地偷偷地写起文章来了。这文章要让真正的作家笑掉牙。就连我自己,每每看见它变成铅字的时候,总是满面羞愧。我们那里写文章的人常常说:别人的婆娘,自己的文章——我可从来没有过这种自豪感。但是六十年代那场政治风暴中,它却给我带来大祸。我们那个仅有几十人的小天地,因为再没有更多得“文化”,便从我的那点可怜的文章揭开本单位“文化大革命”的序幕。

我更惊愕地看到,许许多多如庞然大物般的著作家们,因为他们的著作,一个个被削职流放——将饭碗打得粉碎;一个个被剃了脑袋——比秃头更难看的那种半阴半阳的头;更有严重者便进了监狱,丢了性命。

不知怎的,我又一次想起打碗花、秃子花来。难道他们被称之为毒草的著作,真的像人们说的这种野花一样,使它的主人不可避免地要遭此厄运吗?假若这种危难也落在我的头上,难道真是因为我儿时摘了那危险的花朵吗?

我格外地怀念起已经过世的外祖母来,后悔没有认真地听从她的劝告。我多么热切地盼望,她能像从前一样,扭动着小脚跑过来,咒语般喃喃着,将眼前一场灾难化为乌有呵!

今天,这一切连同儿时的记忆,又一次变为遥远的事了。

我欣喜若狂地看到,那些被不公正地诬为打碗花、秃子花,而实际是带着露珠的、很美丽的花朵,都得以在祖国的土地上,重新开放,自由开放。生活似乎在提示:真正的美,具有不衰的生命,而不管你曾经把它称作什么。

花儿似乎应该竞相开放,不必再担心人们给它加上什么丑恶的、难听的名称。

培花人似乎应该大胆栽培,不必再担心手中花朵使他们打碎饭碗、秃了头发。

但愿我关于打碗碗花的记忆,永远成为过去!

第四篇:《亲情文章3篇;珍视平凡的陪伴精选--一碗面条值得回味一生--父亲,谢谢您》

珍视平凡的陪伴精选

你不需要做什么,你只需要在我每周五回家时为我打开房门,轻轻地问候一句 回来啦 ,你甚至不用费心费力地给我准备晚饭,只需像往常一样安然地坐在沙发上,把家里最近发生的事情娓娓道来。而这,就已经足够让我感到幸福和满足了。

妈,我回来啦。 吃饭了吗?快来,早给你准备好了,再不吃都凉了。 哎呀,不用,我都在回来的路上吃过了。 那你什么时候饿就去再吃点啊。 嗯,知道了。

每个周五,此情此景必上演一次。每到这时,我都以频频点头和几句随意的应答对母亲的提问敷衍了事。母亲的周到和关心,在曾经的我看来,再平凡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一切都太过平凡,反而生出些许反感和不耐烦。然而我错了,后来我才发现我不仅需要这种平凡,而且是依赖,深深依赖。

母亲的身体一向不好,前几年做了心脏手术,每个星期都需要用药物来调养身体,还要持续不断地进行复查。有一段时间母亲的状态较为良好,她甚至在我家附近找了一家超市上班,当起了售货员,依靠微薄的工资来和父亲一起支撑起这个家。母亲说,这是她这么大,第一次拥有工作,能为这个家分担一些,让爸爸不至于白天黑夜累死累活地跑出租,她很乐意,很值得。

一个家,父母、弟弟无人缺席,四个人互相关心互相爱护,这是一种简单同样也是生命中最大的幸运。在大街的角落里吃盒饭,在低矮破旧的房屋下烧火,无论生活多么不堪与落魄,重要的是一家人在一起,一个都不能少,少一个就没有了幸福的味道。若没有经历这一切,我想我一定不会把 家 的意义理解得如此深刻。

那是一个看似再普通不过的周日,因为学校补课,我没能回家。当我打开手机,看到弟弟的信息时,我吃了一惊。那条消息只有四个字:出大事了。我似乎预感到了什么,内心惶跳一跳外挂恐不安地拨通了妈妈的手机号码,是弟弟接的。 妈妈住院了,吃那个心脏药后大出血。咱家那边治不了,转到北京了。 弟弟的声音是颤抖的,我的心也在发颤。我问了母亲在哪家医院,随后挂掉了电话,又匆忙地打电话给爸爸,他似乎在刻意假装冷静,而我分明从他说话的声音中听出了他遮掩不住的悲伤和事情的严重性。

此时正当夜晚,我无法出校门,更无法替情况紧急的母亲分担些什么,我只是深感无力,像一只被束缚在笼子里的鸟,有心无力。 咱家那边治不了,转到北京 ,那个声音一遍遍回响在我耳边,像一道魔咒一样,让我的心无比压抑,夜的阴冷,无法使它平息。

我的眼泪终于夺眶而出,随后像倾盆大雨一般无法止住,我真的害怕再也见不到母亲最后一面。泪眼模糊之际,我仿佛看到往日与母亲有关的场景一一浮现在我眼前。

昔日碧草蓝天,母亲领我到马路边采一把提草,揪下上面的 毛毛 ,给我编织成各种各样的小动物,那时我刚记事,记忆中的母亲年轻又美丽;一年级我没能成功竞选上班长,回到家我有些生气地对母亲说 你不是说学习好就能当上班长的吗 ,母亲摸着我的头,微笑着说: 傻孩子 ;五年级的时候,由于母亲做手术,我和姥姥姥爷生活在一起,没人看管我的学习,老师说 没有你妈在,你都不会好好写字了,还错这么多题 ;初三我因为不务正业,整天把心思放在别的地方,家长会时班主任毫不留情地留下了我的母亲,班主任一边交代我在学校的表现,母亲一边哭,临走时,母亲生气地责怪我 你怎么就不能懂点事儿呢 。

现在我懂事了,妈妈,我保证再也不会惹您生气了,以前的我太任性了,我错了,只求您能给我个机会,弥补一下我往日犯下的种种过错。亲情文章3篇;珍视平凡的陪伴精选--一碗面条值得回味一生--父亲,谢谢您亲情文章3篇;珍视平凡的陪伴精选--一碗面条值得回味一生--父亲,谢谢您

我含着泪写好了请假条,明天一早,签完条就赶过去,不能再等了。

我平生第一次如此真切的体会到父母对于我们人生的重要意义,是他们把我们带到这个世界上,给予我们无私的爱与关怀。我们原本一无所有,是他们不求回报,给予我们一切。他们的陪伴虽然平凡,却是我们万万不能失去的,就像我们身体中最坚硬的骨头,若没有了他们强有力的支撑,那么我们将变得软弱不堪。第一次面对人生如此胆怯,如果失去母亲,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有足够的勇气过完余下的生命。

第二天,我一个人,走一段从未走过的路,从学校出发历经三个小时不断地奔波与询问,终于找到了那家医院。是谁说过的,因为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因为清楚自己要做什么,所以什么都不怕。我见到了爸爸,他稀疏的头发已变得花白,整个人在一夜之间苍老了十几岁。 你妈刚做完手术,一会儿就能进去看她了。 爸爸的声音略带沙哑,一听就知道昨夜过得有多疲惫与心惊胆战。

母亲还在,我的心终于稍稍安定。等待间隙,陪院的姑姑偷偷告诉我,你母亲昨天已被医院下达了病危通知书,幸亏你母亲福大命大,也抢救及时,这才保住了一命。姑姑拉着我的手,意味深长地对我说: 母亲啊,就是这样一个角色,你不需要做什么,你只需要在我每周五回家时为我打开房门,轻轻地问候一句 回来啦 ,你甚至不用费心费力地给我准备晚饭,只需像往常一样安然地坐在沙发上,把家里最近发生的事情娓娓道来。而这,就已经足够让我感到幸福和满足了。 听完,我的眼中已浸满泪水,是啊,谁又能说自己不依赖母亲这平凡的陪伴呢?

我终于见到了母亲,与往日相比,母亲的脸上已毫无血色,我似乎能体会到她昨夜是怎样与死神拼死较量,是怎样苛求活下来继续完成她作为一位母亲的使命。见到我们,母亲一颗颗眼泪不断从眼角滑下,每一颗泪滴都饱含着死里逃生后对亲人加倍的珍爱。我紧握着母亲的手,认认真真地听她讲话。 你啊,真是大孩子了,懂事了,还知道来看我,你弟弟学习不好,你这个做姐姐的,平时得多关照他一些,他不会的题,给他讲讲 我强忍住泪水,用力地点头,我怕一旦说话,眼泪就将决堤。

医生说,母亲的病情已经基本稳定了,我总算松了口气。天空变得明朗起来,我的心也有了色彩与支撑我继续走下去的动力。我第一次明白人们为何说血浓于水,父母的爱虽渺小,却是我们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人类都一样害怕失去,更何况是自己至亲至爱的人?还好,一切都只是一场噩梦,醒来,最爱我的和我最爱的人依旧在,没有什么比这更让我感到踏实了。

佛曰:爱别离苦。而大多数人,当知此苦,皆已晚矣。感谢岁月让我经历这一次有惊无险,让我懂得珍视我所拥有的一切,让我提前感受了生离死别的苦痛折磨,让我今后能更好地活在这个世界上,且行且珍惜。

我们所拥有的所有平凡的陪伴,迟早有一天你会发现,你根本无法坦然地失去。比如家,正因为你从出生的那一刻就拥有,所以你才时而对 家 这个词无感,但你骨子里,你的潜意识里,你知道,家,就意味着一个都不能少,就意味着一起享受跳一跳外挂一切好的或不好的日子。趁时光还在等你,请温柔地对待身边的一切,不要等到失去了才后悔莫及。

一碗面条值得回味一生

我对面条情有独钟,并不是因为我多么喜欢吃面,而是这碗面里有我品不尽的味道,值得我用一生去回味。

小时候,听见别人说 下饭馆 ,便仰着笑脸问爸爸, 什么叫下饭馆啊? 爸爸笑了, 哪天,我带你去吃面条 。亲情文章3篇;珍视平凡的陪伴精选--一碗面条值得回味一生--父亲,谢谢您文章亲情文章3篇;珍视平凡的陪伴精选--一碗面条值得回味一生--父亲,谢谢您出自爸爸望着院子里的甜高粱说: 等甜高粱长高了,我就带你去。 我兴奋不已,等待着 。

每天盼着院子里的甜高粱长高,这是类似南方的甘蔗,秸秆里有许多糖分,嚼里面的甜甜的汁水,满口甜香,很好吃的。终于等到甜高粱长高了的那一天,爸爸割下一株株的高粱杆捆成一大捆,扛在肩上,拉起我的手, 走,卖了这甜高粱,爸爸带你下饭馆。 我高兴的跟着爸爸上路了,我们要到八里以外的元宝山集市上去卖。

一路上,骄阳似火,爸爸扛着几十斤重的甜高粱,我跟在后面一路小跑,不一会儿就气喘吁吁走不动了。这时,爸爸放下肩上那捆高粱杆儿,背起我向前走,走一段路,把我放下,叫我在原地等着,爸爸再回去扛那捆 亲情文章3篇;珍视平凡的陪伴精选--一碗面条值得回味一生--父亲,谢谢您来自。

不知走了多久,我只觉得时间很漫长,终于到了。三分钱一根的甜杆儿(甜杆儿是城里人一贯叫法)很受欢迎,尤其是小孩子们,总是拉着大人的衣角 我要甜杆儿! 大人们便走过来为孩子挑上一根。甜杆儿一根根减少,爸爸的钱袋多了零零碎碎的硬币,很快那捆甜杆就卖光了。爸爸高兴地拉起我: 走,饭馆下喽!

走进饭馆,人真多啊!爸爸给我找了个位置坐下,花了两角五分钱为我买了一碗面条,爸爸异常兴奋的对我说: 爸爸不饿,爸爸看着你吃,要吃饱饱的。 我点了点头,那白的透明的面,上面浇上韭菜鸡蛋卤,金黄的蛋黄,点缀在绿色韭菜中间,颤巍巍的酱色淀粉块儿,实在是当时是美味。我大口的吃了起来,面条真的很好吃,吃饱了,看看坐对面的爸爸,正微笑着看着我吃,他那份满足,那份喜悦溢于言表。 爸爸,我吃饱了。 再吃点,别剩下! 我摇了摇头,这时爸爸端过我剩下漂着几根面的残汤,吃了起来,连汤都喝了。见此情景,我忽然懂事似的说: 爸爸,我长大挣钱,给你买好多碗面条! 爸爸笑了,笑容从未有过的灿烂。随后爸爸顶着骄阳,饿着肚子背起我踏上了回家的路,吃饱喝足的我甜甜睡在爸爸背上,我不知道八里的路程,饿着肚子的爸爸怎么把睡成烂泥的我弄回家的,我只知道我醒来时,已躺在家的炕上,爸爸正笑着望着我呢!

师范毕业,我拿到第一个月工资,我该用自己赚的钱报恩了,可是爸爸早已离我而去了。当年那句 爸爸,等我挣钱了,给你买好多碗面条! 成了我永远无法兑现的承诺。尽管这样,不知是为了纪念,还是为了当年的 承诺 ,一种说不清楚的动力促使我,骑上自行车,来到了当年的饭店。饭店豪华了许多,我要了一碗面条,坐在那里,吃了几口,就放下了,再也没有第一次进饭馆的那份欣喜,再也找不回当年的那碗面的美味,再也没有当年的幸福温馨 。满脑子都是回忆,满眼睛都是泪水,满心灵都是苦涩 泪光中再现了当年的一幕:骄阳下,父亲扛着一大捆甜高粱,目光望着我,到我跟前把那捆沉重的甜高粱放下,赶紧背起我大步地向前走着,嘴里不停地安慰我: 热了吧,一会就到了 ,汗水打湿了他衣衫,连头发梢都挑着晶莹的汗珠。我趴在湿漉漉的背上,用手玩弄着他脖子上、发梢上的汗珠,在他的安慰中耐心地等待着 。一位父亲,为了满足心爱女儿的一个愿望,烈日下,重负在身,往返在太阳炙烤的沙石路上,经受了怎样的煎熬啊!自己一分钱都没舍得花,饿着肚子,又是怎么把熟睡着的我弄回家的?可想而知!烈日,口渴,饥饿,劳累都被伟大的父爱淹没!如今,物是人非,爸爸啊!你那如山一样的父爱让女儿如何报答!当年的那碗面美味,如今回味起来全是父亲付出的艰辛与苦涩。女儿的心中,不再是当年的满足、欢乐,而是心痛、苦涩!感动与悔恨交织,我泪流满面,这如山一样的父爱,叫我如何去报答啊!连一次报答机会都没有啊!

结婚后,有了孩子

一篇关于碗的散文由永宁作文网(www.ynsdkj.com.cn)收集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文地址http://www.ynsdkj.com.cn/huati/sanwen/36540.html

文章评论
Copyright © 2006 - 2016 www.ynsdkj.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永宁作文网 版权所有